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笳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张渝说陈笳咏——屋檐下的门户(节选)

2014-11-26 15:16:1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张渝
A-A+

  “长安画派”的主体画风是雄浑扑拙,气势逼人。陈笳咏大大地强化了“长安画派”雄浑画风中的怪诞的维度,达到了“怪辞惊众”的美学境界。这种“物状奇变”的创作方法远承中晚唐的诗歌创作,强调“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的气魄。这一点,在韩愈、孟郊、贾岛、李贺、卢仝等人的作品中都不难看出。“宋玉逞大句,李白飞狂才。”这种雄视天下的诗句就出自孟郊之手。而卢仝的“千岁万岁枯树枝,半折半残压山谷,盘根蹙节成蛟螭”则更是触目惊心。陈笳咏承续了这一美学追求。

作品《高原春色》

作品《一雨成秋》

  因此,无论是陈笳咏独具一格的书法,还是其掀雷揭电的笔墨与图式,都不难看出,他的大写意花鸟在齐白石与崔子范之间,开出了自己的园地。如果说,他的《高原春色》、《山村无处不成画》、《农家乐》、《老农印象》还有石鲁的影响的话,那么,他的《一雨成秋》、《空山不见人》、《丁香花》、《小猫头鹰》、《龙爪槐》、《松鼠图》、《小草蚱蜢》、《小荷才露尖尖角》等作,这既非石鲁,也非白石,更非崔子范。即使在如日中天的“长安画派”其他画家之中,也未见如此形态与精神。在这方面,也是在这一意义上,我说陈笳咏的创作是卓然独立的。

作品《丁香花》

作品《空山不见人》

  陈之作品,无论尺幅大小,那种至大至刚的豪气“植之而塞于天地,横之而弥于四海”,有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气。

  陈笳咏艺术创作呈现出了以下特点:首先,怪辞惊众。我要强调的是,陈笳咏的惊众怪辞,不是以怪求怪,而是远接魏晋大唐的审美精神。他艺术上的取法,在精神层面上是从大唐往上走,是真正“诗言志”谱系里的文人画家。其次,粗枝大叶。他的大笔墨、大写意,表面上看有些粗糙、不谨严,但在审美表达上他强调的是内在生命的张扬。陈笳咏的“粗枝大叶”虽然和“长安画派”主体审美追求有内在的关联,但更多汉魏文人的精神优越。这也是他不同于“长安画派”其他画家的一个原因;再次,真力弥满。大写意花鸟画经由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崔子范等人之后,文人气、风骨、灵气、质朴、厚重、别趣,等等,已经很难再有新的美学境界以及审美维度。但陈笳咏的大写意之所以奇,之所以深,之所以雄雅健绝,是因为他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境下,都是“真力弥满”。因为“真力弥满”,他的作品抵达了“万象在旁”的境界。

作品《小荷才露尖尖角》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笳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