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笳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师长画友陈笳咏

2014-09-01 09:41:4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吉魁
A-A+

  去年春天,我刚从美国讲学办展归来,在运城与友人朱进宝谈起陈笳咏先生,念之心切,一拨电话,方知陈先生患病住院。当即我和朱进宝驱车西安医院。我傻眼了。昔日叱咤画坛、振笔挥洒的风姿,竟被神志恍惚、呆痴失语所代替。我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熟悉而可亲的面容就是陈笳咏先生。我的心在震颤,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感情。我竟情不自禁地扑上去抱住陈先生失声痛哭。此情此景,感动得朱进宝也热泪盈眶。35年了,从相识到相知,是师长,也是画友。这期间,该有多少不凡的情结,该有多少动人的经历。这情结是情感的交融;这经历是患难与共的见证。可以这样说,35年里,陈先生的人品、画品,激励了我的成长,影响了我的一生。

相识相知吉县城

  1965年我从山西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山西吉县中学·任高中语文教师。由于我自幼爱画,上大学期间曾拜齐白石弟子杨秀珍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所以,到吉县后,在教学之余,仍然爱画画。一年后“文化大革命”开始,破四旧、红海洋、横扫一切。由于我的一幅画《一唱雄鸡天下白》被红卫兵造反派打成反革命黑画,说什么杨吉魁不叫“天下红”而叫“天下白”,是地道的“反革命”。并且还把画贴在吉县大街上示众。这时,刚被遣送回老家的所谓“黑帮”陈笳咏见到这幅画,却在心里称赞这幅画画的好。似乎他在家乡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人才”。不久,他在中学和我见面丁:我们一见如故,有什么说什么,谈得很投机、很热烈。他对我的绘画以鼓励、给以指导。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的时候,我发现,他虽然处世很谨慎,但他与我交往却看不出有丝毫的顾忌。他的真诚、质朴、爽直、刚正不阿、极富正义感的性格和品质,深深地打动着我,感染着我。于是,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我们交往频繁,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

  当时,陈先生的家在兰家圪塔,离中学并不远,为了避嫌,往往在晚上我独自一人去陈先生所住的窑洞与先生聚谈。窑洞很黑,加上小煤油灯光焰暗淡,窑洞显得更黑了。陈先生只身一人,夫人孩子都在西安。他本人的处境、生活、孤独、苦闷可想而知。但他很豪爽、很乐观,也很健谈。他爱好文学,知识渊博,诗、书、画无所不能。我的到来,似乎给他带来了安慰,他谈笑风生。而我刚步人社会,对“文化大革命”又极不理解,受点冲击就想逃离现实,逍遥尘外。加上酷爱绘画,总想找一位老师给指点迷津、传授画技。机缘巧合,老天给我派来了一位大师。我就像小学生一样洗耳聆听,虚心求教。就在这个窑洞里,我们谈社会、谈人生、谈文学、谈艺术。但谈得最多的还是画。画技、画理、画论。谈到高兴处,陈先生口吐珠玑,往往独出心意,见解奇特。画画我不是科班出身,缺少美术理论的教养。陈先生的高论正好为我补上了这一课,为我今后从事高校美术教学及艺术理论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譬如,陈先生说:“艺术是要表达自己对生活的审美感受”,“作画客观对象是基础,主观情趣是主导”,“题材应是看来的,不是画来的,脑子比手更重要,观察比写生重要”,“写真是写意的大敌”,“一幅画不能舍趣求理,趣味索然不能说是成功的”,“美术创作就是发现,不允许重复别人,也不允许重复自己”等等。

  陈笳咏先生关于美术理论的阐述,使我获益匪浅。这也是我把陈先生当师长尊重的主要原因。我推崇他,敬仰他。同时对他的遭遇和处境,也深表同情和关心。陈先生住在县城,却过着农民的艰苦生活,他要下地劳动,锄地、除草、割麦,样样活计-都要干。但他从来不叫苦,反而很洒脱,很快活。有一年麦收时节,我在校门口碰见他,他脚穿草鞋。身着布衣,肩胛背着个大药葫芦(是酒?是水?不得而知),赤手空拳地走着,活脱脱一个下凡的神仙。我问他:“下地去?”他高兴地答:“割麦。”“怎么不拿镰刀?’’这一问,他站住了。不无幽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个好似木块的东西来:只见他两手迅速地一展,呼啦啦一声,尺把长的镰刀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惊呆了,好奇地接过来反复察看。原来。是他创造性地自制折叠式镰刀。想象奇特,造型精美。大概全世界也只有这一把吧!真不愧是一位天才的艺术家。陈笳咏先生没有学过木活,但在下放的几年里,农闲时,他却以能工巧匠誉满全城。他做的衣柜、板箱,美观大方,坚固耐用,深受农民的夸赞。再加上他能在箱柜上用农民喜闻乐见的吉利喜庆的花鸟图样彩绘油漆,就更加受到农民的欢迎和喝彩。他做的家具真是千金难买。可是在当时陈先生只能得到几个工分的报酬。他依然清贫,依然过着平淡孤寂的生活。要知道他还在接受监督、劳动改造啊!

  因祸得福。正因为陈先生有一段做木活在箱柜上彩绘油漆的经历,便诱发了他毕生从事写意花鸟画创作的兴趣和劲头。

石鲁的两幅画

  陈笳咏先生在陕西美协工作,是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的得力助手和同道中人。石鲁揪斗后,他因受株连,才被遣送回老家。所以,我们在相聚夜话时,便情不自禁地谈到石鲁。在当时,石鲁这个名字我早就熟知,但他的书,他的画,他的为人,我却知之甚少。是陈笳咏先生给我讲述了他的一切。当陈先生悲愤地给我讲到石鲁在西安钟楼下跪在板凳上遭无情批斗,被造反派打耳光、吐唾沫的惨景时,我为之痛心,为之愤慨。1970年冬的一个晚上,我来到陈先生的寒窑里,我们聚谈到深夜。当谈到石鲁时,陈先生一激动,从最隐秘的地方,给我拿出一个小布包来。一打开,原来是一幅石鲁写给他的书法,诗是石鲁自己作的:

不堪一笑是尔曹,公然一直上竿高。

平生多有何竞是?不过一纸文纪要!

乱吵乱骂登龙榜,啼笑因缘更一楼。

可堪半打新权贵,豺狼当道世忧忧。

  我一看,立刻惊呆了,脱口而出:“啊呀!千万可不要再叫别人看了。”那时候,反江青就是反党啊!真的叫人密报了,陈先生不但会坐牢,石鲁恐怕连命也没了。然而,陈先生很坦然,因为面对的是我。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啊!陈先生说:“石鲁可不怕死,他是个硬骨头,在骇人听闻的摧残面前,他没有一点奴颜媚骨。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一位大有作为,艺术新路的开拓者;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巨匠。”我聆听着陈先生发自内心、情真意切地对石鲁的称道赞颂,看得出他与石鲁同命运、共患难的挚交感情。陈先生又说:“人如其书画,书画如其人,石鲁的书画充满了画家对江青之流的仇和恨,处处闪动着横眉冷对的刀光剑影。你看这冷峻、苦涩、刀刻般的用笔,金石如削的力度,不像是犀利的投枪和匕首吗”?

  自此后,我不唯对陈先生的胆略、人品肃然起敬,而且石鲁的形象、精神在我的心目中也越来越高大,越来越鲜明。我对石鲁推崇敬仰起来了。天长日久,我便慢慢在心中滋生出一种想法和欲念:如果通过陈先生,能够得到石鲁的一小张画,那该有多幸运啊!但,有好几次我欲言又止,面对陈先生,我怎么也冒昧不起来。突然有一天,陈先生对我说:“我要去西安了,顺便看一下石鲁。”一听“石鲁”,我顿时激动起来,终于向陈先生开了口。1972年,陈玄将石鲁的两幅画带回到吉县,陈先生亲手交给了我。一幅是《华岳小景》,一幅是《陕北窑洞》。我喜出望外,高兴极了,如获至宝,赶紧收藏了起来。

  事隔十几年,1986年初,我已调到山西师大中文系任教,陈先生也早已返回陕西美协官复原位。一次我去西安出差,顺便到家看望他,得知他与石鲁共事30年,手头却没有一幅石鲁的画,可是,他竟为我求得了两幅佳作,心里实在过意不去。10月份,“笳咏书画展”在西安举行,我应邀前去参观,顺便带去了先生为我求得石鲁两幅画中的一幅《陕北窑洞》。当我把这幅画返还给陈先生时,谁知陈先生及夫人坚决不收。费了很多口舌,最后,还是我执意给他们留下了。这时,石鲁已去世四年了,石鲁的画动则就拍卖十几万、几十万。陈先生夸赞说:“杨吉魁就是不爱钱。”感动得边国英大姐又把方济众送给他的画转送给我,以表酬谢,可见交情深厚真挚。

以诗代书

  “笳咏书画展”在西安亮相后,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许多观众被他那别具一格、与众绝不雷同的诗情画意所震撼,包括我自己。他的画健笔纵横,成竹在胸,从心所欲,无拘无束,野而不乱,自然天成。他善于运用符号造境,不拘绳墨,不求形似,画我心想,咏我心声。他的书法刚健古朴,清寒孤傲,恰似他数十年惊心摄魄遭际的写照。我非常欣赏他的书画,更佩服他造境的才气。我们的交往更频繁了,书来信往,无话不说。1987年元旦,“笳咏书画展”在临汾展览馆展出,盛况空前。这是我为他筹备的,还亲赴西安迎取了他的展品。他和边国英大姐高兴极了,在临汾宾馆暂住时,由于心情欢畅,他为许多同志画了不少好画,真是有求必应。

  由于陈先生的影响和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指教,我的画也进步很快。1988年,我在日本水户市举办了个展,反响强烈。陈先生闻知后,来信鼓励,表示祝贺。1991年,由常书鸿和陈先生署名的我的第一本画集在北京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了,当我把《杨吉魁画集》寄给他时,很快收到了他的来信,但这封信却与往日不一样,而是以诗代书,足见他当时的欢欣情绪。诗曰:

  故里识君正浩劫,

  我亦落魄等轻尘。

  君能属文善丹青,

  以文会友往还频。

  我弃雕虫学稼穑,

  一唱雄鸡记犹存。

  藻绘一卷难释手,

  三晋妙手能几人。

  观吉魁老弟画集有感,以诗代书,咏于长安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1995年,我调到太原,任山西教育学院艺术系主任,我又想在太原为陈先生搞一次个人画展,但事务繁忙,一推再推。2000年我应邀赴美国讲学并举办个人画展,时经半年之久,回国后又想起该在太原为陈先生办画展了,不料在运城惊闻陈先生得病住院的消息。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篇出现的动人情景。

  陈先生不幸病了,我的心情很沉重,35年的交往和情谊,时时在脑海里浮现,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怎么也忘不掉啊!

  最后,我有个强烈的愿望,愿师长画友陈笳咏先生转危为安,尽快恢复健康,重操画笔,为国为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书画艺术品来。

二〇〇二年五月一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笳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